当前位置:首页 >> 政府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江阴一市民30多年搜集3万余张地图

珍藏经纬,天地在他心间

时间:2018-08-03      浏览次数:       来源:       字号:[ ]

  在江阴电力部门工作的黄健收藏地图已有30多年,他至今搜集有3万余张各类地图,其中光无锡市区、江阴和宜兴三地的地图就近800张。用地图展示城市发展的脉络和变迁,这里有乡愁与过往,也反映了城市行政区划、地形、地名等内容,是研究历史发展的重要史料。他自费在不同的城市办地图展,作为一个民间的地图收藏者,他希望用这种方式让更多人了解城市的变迁。

  珍贵老地图见证历史

  在黄健收藏的地图中,年代最早的地图应为《无锡县全境图》,他估计这是在1930年左右出版的。这张地图是一个从北京到江阴工作的亲戚送给他的,他父亲用旧版信笺纸进行了修补,倒也显得古色古香。这张地图的一侧写着“无锡杂志社无锡指南”出版,地图一角还附有微缩版的“无锡城区图”,锡城的四座城门、多条箭河都标注得十分清晰。在城区图中,尚未见到中山路,已有锡澄路、通惠路、新民路、学前街也清晰在列,图上还标有金匮山和专诸塔。
  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无锡指南》初版于1919年7月,这本书分地图风景、交通、食宿游览、教育、实业、公署机关、慈善事业等13个专栏。自1924年1月第五版起,《无锡指南》 就作为无锡杂志社的第三种增刊。《无锡指南》 抗日战争前共发行了16版,并有数版增加英文说明,以方便外宾阅读,年销1万册以上。其印刷费用和成本均来自广告。战时停刊10年。1947年的第十七版和1948年的第十八版印数均为一万册。但这张《无锡县全境图》究竟是哪一年的,尚不清楚。专家分析认为,这张地图应在1928年前绘制而成,因为1928年后,南延市、泰伯市都不复存在,改称第几区了。
  黄健的地图系列中,有一张《南京上海地方详细图》,这张地图上写着“大日本雄辩会讲谈社版权所有”,并注明于昭和十二年十二月一日发行,系附录第三十卷第四十号。昭和十二年是公元1937年,抗战爆发。正如一些资料显示,日本在侵华前进行了大量的准备,其中包括偷盗和绘制中国地图,作为中国东部富裕地区的沪宁一带是他们关注的重点之一,这张地图被网友称之为“日本侵华双面地图”。地图有正反两面,都是彩色的,对南京和上海的街区记载较为详细,无锡只是地图上的一个点,并没有具体展开。

  变迁各类地图展示城市生活

  在黄健收藏的地图中,有一张1949年由上海国光舆地社发行的《无锡城郊图》,地图上有“特约经销人华家栋”的字样。这张地图有些破碎,需要重新拼贴,但总体完整。在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钟翀今年发表的论文《江南传统城市的深层形态构造与历史景观鉴别》中,无锡城池发展是其研究对象之一,也曾提到过这张地图。
  资料显示,无锡曾在上世纪70年代,逐步拆除50年代建的周新村、木栖新村、建设新村、五里新村等简易结构住宅,翻建成5-7层楼的新村。从1974起,除国家投资改造旧城区外,部分单位为解决本单位办公室、营业房和职工住宅问题,也开始投资拆迁旧房改建新楼。在黄健收藏的一张1979年的《无锡市区交通图》中,周新村、井亭新村、塘南新村、槐古新村、解放新村、邮电新村、五里新村、锡山新村都是刚建成不久“巍峨”建筑,在地图上特别明显,可以说是文字资料的最好注脚。
  近年来,各种手绘地图层出不穷。黄健收藏有一张《无锡城区手绘地图》,这是2011年无锡市测绘院所出的锡城首张手绘地图,图中街道、建筑、河流、山丘等都是人工手画而成,画面清晰明了,几乎囊括了无锡市区所有重要的旅游元素。这张地图共对外发行了5000张,他一直在想去买几张都没买到。当然,除了这张以外,中国铁道出版社出版的《手绘无锡》、各大景区的各类手绘地图,只要能力所及,黄健都会收藏。
  黄健的地图种类繁多,1986年版的全英文的大运河旅游地图(苏州至扬州段)有对包括无锡在内的沿线城市运河的英文介绍,这个版本是人民出版社出版,几近绝版。除此以外,《无锡市交通图册》、《无锡医疗指南》、《无锡影像地图集》、《无锡生活指南地图册》、《无锡商务旅游交通图》,甚至连无锡公共厕所的分布地图他都有收藏。从这些地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城市变迁的方方面面,对于后人来说,是研究各时期城市生活情况的宝贵资料。

  有趣纸质地图
  有时比电子导航靠谱

  其实,黄健是从集邮开始收藏生涯的,他也没想到,后来地图居然成了他收藏品中最多的一个门类。目前,他有3万张左右的全国地图,很可能是江苏省内地图收藏最多的人了。地图收藏与他在糖烟公司工作的父亲有关。那时,公司的采购员经常要外出采购,每到一个城市,买一份地图是迅速熟悉当地的首选方式。回来后,那些地图就成了黄健的宝贝。
  黄健是学变电所检测和维修技术的,但是他脚不好,爬了1个多月的电线杆,领导就不让他干了。单位有个设计室,里面只有几个人,需要有人绘制电线杆分布图,再制作一些变电所、路灯位置的简易地图。黄健说,他手绘过江阴电线杆图,上个世纪90年代,他还被江阴实验小学聘任为课外辅导员,给小学生上地理课,甚至还写有一本简单的乡土教材——《江阴地理》。
  地图给他的生活带来无限乐趣。他喜欢旅游,路上总会带上一张纸质地图。比如,他自驾玩过南昌、婺源等地。他坦言,纸质地图更新慢,有时按照地图开过去会遇到“此路不通”的情形,远没有电子导航方便。但是如果要跨城市的几日游,纸质的城际、省际全境地图更方便安排路线,看起来更直观。对于许多相对偏远的景区,电子导航有时还导不到,纸质地图则更加详细。有了纸质地图,他会很踏实。利用休息时间,他几乎踏遍了江苏的各个景区,从知名的5A景区到普通的1A级景区。“1A或2A级景区很难找,有时跟着电子导航走,看着就在眼前,转了好几个圈还是在原地”,黄健说,反倒是纸质地图更容易找到。他记得,有次去宿迁,皂和古镇的龙王庙行宫以及彭雪枫纪念馆全都是靠纸质地图找到的。

  渴望拥有一座收藏馆

  开始搜集地图后,黄健发现全国各地的地图太多了,就把目光转到江苏境内。前些年,江苏测绘系统还有专业目录,每年新出了哪些地图,都可按书索骥去购买。每每听到有新的地图册,他都会想方设法。上海有类似的图书专柜,他常会去转转。无锡的南禅寺等旧书市场,他经常前往。有些地图出版后是分赠的,并不对外出售,像无锡地区的一些地图册,他会专程跑到测绘部门请对方赠与一本。
  如今,他家中书房的10多个立地书柜里放满了地图,甚至有一套老房子也堆满了各种藏品。他所住小区物业也挺支持他,允许他在地下人防设施中堆放部分资料。“我妻子反对我收藏这么多东西,家里都摆不下了”,黄健说,女儿对这些藏品也不感兴趣,百年之后,这些藏品都要捐掉。
  不过,在有生之年,他非常渴望能有一个自己的小型收藏馆。“你不知道,我最近两年经常买彩票,期待着中个500万能办起展馆”,黄健说。2004年,他曾带着自己两张较为珍贵的地图到无锡图书馆参展。2008年奥运之年,他制作了好几个城市的地图展,先和对方政府部门联系,然后由城管在闹市区辟块地给他放展板。“到过淮安、扬州、泰州等地,一早去,守着展出一整天,晚上再回家”,黄健说,他正准备着手整理无锡地图,希望能把地图转换为更多有价值的史料。

(黄孝萍/文、摄 摘自:2018年8月3日《江南晚报》)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