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府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85后无锡纸马传承人忙碌一年求周知

时间:2017-12-02      浏览次数:       来源:       字号:[ ]

  昨天起,省级非遗代表性项目无锡纸马的传承人陶晓梦把家中部分纸马作品放在无锡碑刻馆陈列馆,展出一个月。这一年,她为了推广无锡纸马做了不少工作,希望能有更多人来了解这个项目。她也在思考如何让纸马走进百姓生活,希望能有优秀的团队和她一起来推广非遗。

  现场:免费的小展览为求多一些孩子来观看

  12月的纸马展是无锡碑刻馆陈列馆最后一个展览,场地较小。但11月30日下午,陶晓梦开着她的私家车,带着一个行李箱,把家中的部分纸马作品拿过来布展。原本她希望能有些互动环节,教市民来拓印,可是场地小,又没有经费,这样的想法只能作罢。展览是公益性质的,陶晓梦说,展馆对面是金桥小学,边上又是大桥中学,她希望能有更多学生能在路过时进来看一看,了解一下无锡纸马这种生活中已难得一见的非遗作品。
  她从箱子里拿出的木版,是她爷爷陶揆均留给她的,人物的脸是空白的,需要后期手绘出眼睛、胡须等,旁边还有许多色彩鲜艳的纸马画。现场有人问她,纸马是纸做的马吗?这个问题让她很伤感,其实纸马是木版年画。她指着一张甲马画说,纸上所画的马可能就是纸马名字的来源,旧时孩子生病,会被认为魂魄出窍,大人们会去请一张纸马。父母在灶膛间、后门或河沿边喊魂,把纸马烧掉,来求取平安。毕竟旧时不是那么多人有钱看医生,这是一种民间做法,更多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而她拿出的展品中,还有王母娘娘和南极仙翁的形象,她说,这是旧时做寿时,家中都要请的纸马形象。
  陶晓梦说,在著名的动画片《大闹天宫》中,担纲造型设计的美术大师张光宇、张正宇是无锡籍人,他们设计的玉帝造型就来自于无锡纸马的人物造型。其实还有一些经典的动画影视作品的神仙都与无锡纸马有着历史渊源。

  梦想:拥有个人工作室做更好的文宣推广产品

  陶晓梦说,纸马全国都有,北方很多地方的形象较粗犷。有些地方至今还很流行,家中买了辆车,也会求个纸马保平安。但无锡纸马有手绘环节,加上原本一些廉价的材料不复存在,现在的制作成本就比较高。如果要恢复以前的制作材料,可能又不太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昂贵的价格和与生活渐行渐远,这是推广过程中让陶晓梦头疼的事。偶尔对纸马感兴趣的,无非是一些学者和收藏者。比如台北大学版画系的一位老师,两个月前曾特意乘飞机来找陶晓梦,从她那里买走了不少纸马。
  现在无锡人对纸马了解不多,而陶晓梦曾想过把纸马人物画成 Q版,作为卡通的形象来推广;也有人提出把这些纸马人物放到服饰和丝巾上做文创产品。但陶晓梦说,太纠结了,纸马人物都是神仙,这样做适不适合,心里没有底。如果通过课程来推广,现在看来也有一定难度。前些日子,有公益组织想帮着推广纸马,每人交几十元报名费一起现场学拓印,毕竟宣纸等各种材料都需要费用,结果报名人数太少,不了了之。在陶晓梦看来,并不是贵,而是别人不了解这些东西,不感兴趣。
  “我爷爷在世时,就很想有一块场地,能坐在那里拓印,让更多人看到纸马的制作过程”,陶晓梦说,有古镇也愿意接纳他们,可一年20多万元的租金让他们犯了难。要靠纸马赚钱很难,他们原本就只想做推广,了解到还要搭进那么多钱,只能作罢。现在,陶晓梦有自己的一份工作,毕竟还要生存。纸马只能成为她的一种业余爱好,但她只要有空,别人愿意提供展览的场地、讲课的地方,无论是文博会还是学校,她都会去。陶家原本开纸马店,而无锡纸马现在还找不出其他传承人。宣传纸马对她来说,是一个家族的使命。她也期待着,将来能有一间自己的工作室,有更多的伙伴与她一起来设计好的文创作品,让无锡纸马为人熟悉。
  

(黄孝萍/文、摄 摘自:2017年12月2日《江南晚报》)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