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府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顾曾贻:不当亡国奴,建中国人的铁路大桥

钱塘江大桥建成80周年之际,有位参与其建设的无锡籍桥梁专家不能忘记

时间:2017-09-06      浏览次数:       来源:       字号:[ ]

(顾一贯珍藏的父亲顾曾贻的照片)

(顾曾贻在湘江大桥下跟同事们的合影)

(2010年,本报报道了无锡桥梁专家王同熙参与钱塘江大桥建设的故事)

  今年9月26日是钱塘江大桥建成通车80周年纪念日。大桥横贯钱塘江南北,是连接铁路的交通要道。2010年4月16日,本报“二泉月·天下”版曾报道了无锡籍桥梁专家王同熙参与钱塘江大桥建设的故事,殊不知,还有一位无锡人也曾参与了这座大桥的建设,他叫顾曾贻,他的一生只经历了43个春秋,但值得我们铭记。

  带着妻女逃离东北
  担任茅以升助理参建钱塘江大桥

  满头白发的顾一贯郑重捧出父亲顾曾贻的照片。顾一贯今年85岁,思路清晰、言语流利,她每天坚持手写回忆录,让家人到档案部门查询资料,她要抓紧时间把父亲的往事记录下来,让人们知道,她的父亲是怎样一位爱国的桥梁、铁路建筑设计专家。
  顾曾贻(1902—1945),字燕荪,祖籍无锡虹桥下,跟顾毓琇家门对门,虹桥下顾氏是从昆山迁来无锡的。顾曾贻的父亲顾卓君早年定居北京,曾在满清政府当文职人员,后做过学校教员。顾曾贻排行老三,从小天资聪颖,勤奋好学,跟随父亲读书识字,在小学、中学里连跳几级。
  顾曾贻19岁那年,就以全班第一的成绩从同济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通晓德语、英语。一毕业,他就投身于东北地区的铁路建设,是四洮铁路的工程师。当年,很多南方的青年被调往北方建设铁路,顾一贯母亲家的亲戚很多也在东北。经同乡介绍,顾曾贻跟来自无锡梅园乡徐巷的姑娘在吉林四平喜结连理。当时,很多在东北的技术人员都逃离了,日本人对顾曾贻他们看得很紧,顾曾贻也想跟大家一起逃,但妻子有孕在身,他一直在等待机会。1932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的第二年,顾一贯出生在四平的铁路医院。
  “听母亲说,当时父亲到处找不到中国医生,最后只得由日本医护人员接生。”顾一贯出生后,母亲病重,一滴奶也没有,父亲就跑到街上去买鹰牌炼乳。“那种炼乳很甜,父亲怕我饿死,还往里面放了两块方糖。”这些点滴,顾一贯听来都牢记在心。顾一贯的堂舅当时也在东北,是糕点师傅,堂舅出主意,让大家分批走。1933年秋,不愿当亡国奴的顾曾贻放弃家产,告别妻女先到北京看望父亲,辗转到了浙赣铁路钱塘江大桥工程处,成了茅以升总工程师的助理,参与建设钱塘江大桥。
  1934年冬,顾一贯跟母亲前往杭州与父亲汇合。“父亲走时就拿了一个小皮箱,家里所有的东西都丢掉了。”顾一贯跟母亲逃离东北时,为了避免日本人起疑,母亲扮成了贵妇,还抱着一只小狗,另一只手牵着刚学会走路的顾一贯。当时,顾曾贻已在杭州给家人租好了房子,是幢两层小楼,独门独院,位于西湖附近。钱塘江大桥是1934年11月开建的,当时侵华日军践踏了中国东北地区,并对整个中国虎视眈眈,茅以升受命担任钱塘江大桥的总设计师、总工程师。

  钱塘江大桥建成后被炸毁
  却救了千千万万中国人

  顾一贯那时候还小,她只记得,父亲每天早出晚归,晚上跟父亲一起来的还有其他人,他们一回来就在书房铺开图纸说个不停,母亲会把她带到二楼。“父亲的工地离家不远,但他白天没回来过一次。”顾一贯记得父亲常对母亲说,虽然建桥很辛苦但也很痛快,因为再也不用为外国人卖命了,这回设计、建设的是中国人自己的铁路桥梁。顾一贯跟父亲相处的时间只有晚上,父亲会抽查顾一贯的识字进度,一家人还会到西湖边散步。在草地上玩填数字的智力游戏,是顾一贯最开心的时候。
  顾家在杭州生活不到三年,却令顾一贯终生难忘。1936年,顾一贯的母亲回无锡待产,顾一贯的弟弟随后出生。1937年初,钱塘江大桥还未建好,顾曾贻便奉调到湖南衡阳湘桂铁路筹建处任总工程师,负责铁路的勘测、设计。为支援抗战,顾曾贻跟工人们夜以继日加紧施工。虽然身在衡阳,但顾曾贻始终挂念着钱塘江大桥的建设进度。1937年9月26日,钱塘江大桥的下层单线铁路桥率先通车,顾曾贻闻讯开心不已。大桥的贯通,为一百多万逃难的老百姓提供了求生通道。
  1937年,持续了3个月的淞沪会战以上海沦陷而告终,杭州也危在旦夕。11月16日,茅以升接到南京政府命令:如果杭州不保,就炸毁钱塘江大桥。早在建桥时,茅以升就在桥墩处留下一个长方形的大洞,就是预防这一时刻的来临。“父亲知道,当时茅以升就像亲手掐死自己的亲生婴儿一样痛苦,直到亲眼看到最后一根引线接好。”顾一贯在本子上写着:1937年12月23日,桥被炸毁。为了不让大桥被敌人所用,随着一声巨响,通车第89天的钱塘江大桥瘫痪在战火中。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顾曾贻在武汉接到了从无锡赶来的妻儿,一家人得以团聚前往衡阳。在衡阳,顾一贯上了当地的教会学校,读小学一年级。父亲修铁路修到哪里,一家人就把家搬到哪里。顾一贯跟父亲感情深,小时候,她一直睡在父亲脚跟头,母亲则跟奶妈睡一起。6岁后,顾一贯单独睡了,也要挨着父亲的卧室,半夜父亲经常给她盖被子。每天放学,顾一贯就跑到五桂岭下等父亲一起下班回家,父亲所在的铁路管理局就在山上。

  负责建成湘江大桥
  为阻断敌军再次忍痛炸桥

  顾一贯是经历过抗战的幸存者。她记得很清楚,当时铁路工地附近的山顶上有一个旗杆,遇到敌军来袭,拉警报担心工人有时听不到,就用挂灯笼的方式提醒大家。“平时挂一个灯笼,挂两个灯笼就是预备警报了,挂三个的时候是紧急警报,敌机马上就要来了。”那些画面刻在了顾一贯的脑子里。当时武汉已失守,从湖北到湖南,常有敌机来袭。“几乎天天警报,我就喜欢拉警报,因为一拉警报就不上课了。”
  “飞机一来,就是机枪扫射,大家四处躲,飞机一走,警报解除,灯笼拿掉,工人们继续工作。”顾一贯记得一天夜里,警报拉响,大家在山顶看空战,一番激战后,一架飞机被打了下来,大家跑过去看,得知是敌方的,人们都松了口气各自回去了。顾一贯放学回家写作业描红,顾曾贻看到,拿来旧报纸写下“救我中华 匹夫有责”,问女儿是什么意思,顾一贯说前面四个知道,“匹夫”不懂,父亲告诉她就是每一个中国人。“那我怎么救呢?”“你现在的任务是读书,将来你们的责任是‘强我中华’。”
  在湖南衡阳,顾曾贻还负责建设了一座湘江大桥,这是一座单层公铁两用大桥,一半是公路,一半是铁路。而他设计建设这座大桥,离不开他参与建设钱塘江大桥的经历。1944年,湘江大桥通车,同年6月,长沙沦陷,顾曾贻把家人送到广西雒容避难,他则选择了留守。顾曾贻已预见到这座大桥逃不脱钱塘江大桥被炸的命运。果然,国民党军队找他要图纸,让他划出炸药安放点。“跟当年茅以升一样,父亲也说,将来这桥会恢复的。”顾一贯拿出一张泛黄的老照片,看不清楚人脸,是顾曾贻当年在湘江大桥下拍摄的。
  “1944年6月22日,为抵御日军,湘江大桥被炸掉。”顾一贯的本子上记着这个日子,湘江大桥炸毁前,曾运送了数万难民和军队物资支援抗战。后来,顾一贯从亲戚那里听说,大桥炸毁的那一刻,顾曾贻跪在岸边,泪流满面。说到这儿,顾一贯也已老泪纵横。自己亲手设计建造的大桥被炸毁,顾曾贻不吃不喝了好多天,他赶到雒容与家人汇合。一家人在路上逃难了大半年到了重庆,顾曾贻也病倒了。1945年2月2日,在顾曾贻43岁生日那天,他在重庆走完了自己的人生。第二年,顾一贯他们回到无锡,可顾曾贻再也回不来了。
 

 (文/张月 摘自2017年9月5日《江南晚报》)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